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發腫的紅印子,很明顯,年是被人擊中頭部死掉的。“這不是飛鷹堡路家的主嗎,怎麼被人打死了?”“可憐啊,堂堂路家主竟然淪落到今天的地步,真是世態炎涼啊……”“沒辦法,一朝臣子一朝君,自從高家取代了原來路家的位置,路家的落寞就已經名副其實了,他落得今天的下場,也很正常。”“可惜啊,路家所有高手全都死在前線,而今,路星辰又死街頭……唉!路家算是徹底完了……”轟隆!突然,一道晴天霹靂響起。眾人嚇了一跳,還以...邊陲小城。書趣樓()

街道上,鬧哄哄的。

有很多人圍著一個年指指點點。

年大約十六七歲,眉清目秀,但躺在地上,鼻間已沒了呼吸。

他上青衫淩,有不黑腳印,腦門上還有一很明顯的發腫的紅印子,很明顯,年是被人擊中頭部死掉的。

“這不是飛鷹堡路家的主嗎,怎麼被人打死了?”

“可憐啊,堂堂路家主竟然淪落到今天的地步,真是世態炎涼啊……”

“沒辦法,一朝臣子一朝君,自從高家取代了原來路家的位置,路家的落寞就已經名副其實了,他落得今天的下場,也很正常。”

“可惜啊,路家所有高手全都死在前線,而今,路星辰又死街頭……唉!路家算是徹底完了……”

轟隆!

突然,一道晴天霹靂響起。

眾人嚇了一跳,還以為要下雷陣雨,連忙朝天空去,卻突然愣住,天空萬裡無雲,太高照,哪有半點下雨的跡象。

眾人直呼邪了。

可他們沒有注意到,就在他們抬頭天之際,本已死去的年突然有了呼吸。

年微微睜開眼睛,發現眼前圍著不人,眼中頓時閃過一迷惘,隨即,眼神變的深邃無比,如同經歷過萬千劫難的老人,復雜的讓人琢磨不,既有慶幸,又有痛苦,還有一濃濃的自嘲……

“想不到我竟然藉助這種方式重生了……”

沒錯!

他鳩占鵲巢了!

他本是諸天萬界中的一名修行大能,短短百年時間便就玄胎元神,被修行界譽為神選之子,是諸天萬界最有希神的萬年難遇的天才,可正當他如日中天之際,其友賽琳公主卻嫁八品宗門--日耀宗,從而導致心神大,沖擊天府境失敗而死。

直到臨死前,他才赫然發現,自己的天賦不是萬能的,因為修行太快,前期打下的道基存有不缺陷,正是因為這些缺陷的存在,致使他死道消!

“想不到上蒼竟然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……”

“賽琳,你好好活著!等著我!我一定會來找你的!”

他心中暗暗發誓,必將踏上故土,殺盡那些奉上讒言,將賽琳公主嫁日耀宗的佞小人!

“咦!路星辰沒死!他竟然沒死!”

終於有人發現了年的不對勁,突然驚撥出聲:“快快快!來個人,搭把手,咱們把路公子送回飛鷹堡!”

“什麼人啊就往我飛鷹堡送,當我們飛鷹堡的大門這麼好進嗎?”

突然,刺耳的說話聲在人群外響起。

眾人去,卻見飛鷹堡高家的高校龍,帶著幾個下人氣勢高昂的走了過來,連忙給他讓開一條通道。

高校龍走上前來,看了地上的年一眼,眼中頓時出譏笑,“喲,這不是路星辰路公子嗎,你怎麼還沒死……”

“高公子,路公子需要救治……”旁邊有人搭話。

“治不治的關我飛鷹堡什麼事?你們以為隨便個阿貓阿狗都可以進我飛鷹堡嗎?”

高校龍眼中的譏諷之更濃,“飛鷹堡乃赤煉城三大勢力之一,擁有赫赫威名,怎麼能隨便就讓別人混進去?那豈不是汙了我飛鷹堡的盛名?你們恐怕不知道吧,他路星辰已經被我飛鷹堡除名了,從此之後,他的死活再與我飛鷹堡無關……”

“路星辰?飛鷹堡?除名……”

聽著他的話,年一陣頭疼,隻覺一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紛遝而至,頓時,明白了自己現如今的境。

據記憶得知,所在地是一個名為天武國的地方,與他上一世所在的諸天萬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不但有實力強勁的武者,還有強大的妖,更有視人類為大敵的蠻族。

他本是飛鷹堡路家的主,可謂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,可在六年前,他的父親,母親,以及路家的各路高手全都死在了前線與蠻族的戰爭中,從此,路家在飛鷹堡的地位一落千丈,本來長老院中的位置也被高家取而代之。

而他也因為路家的淪陷,長老院一直沒給他修行資源,雖然一直在暗暗修行,但效不佳,六年時間才堪堪進武道二重。

這幾年來,他一直頂著廢的名號在飛鷹堡好死賴活,盡了來自他人的冷嘲熱諷以及種種欺,而在今天,最終還是沒能躲過厄運的關照,活活被人打死了。

至於原因,說出來很好笑,也很可悲,不過是因為高家主高晨風在旁路過時,他沒有及時問好。

“欺人太甚!”

盡管如今的路星辰已不是原來的路星辰,但仍覺很惱火。

高校龍沒注意到路星辰的神變化,仰著頭,對眾人傲聲說道:“我飛鷹堡門規森嚴,即使城主想進我飛鷹堡都需要先遞上拜訪的帖子,又豈能容外人隨意踏?”

“外人”兩個字,他幾乎是咬著牙出來的,看了一眼地上虛弱至極的路星辰,他的臉上閃過爽快的神,而後蹲下來,笑瞇瞇道:“你說是不是?路星辰。”

眼神中充滿了嘲諷。

路星辰不看他,緩緩站起,拍了幾下上的塵土,麵無表道:“我路星辰是不是外人不是你高家能決定的,隻要長老院一日沒有宣佈,我路星辰仍是飛鷹堡的人。”

哪知高校龍一笑,一揮手,頓時有下人走出,掏出一張佈告在了墻上。

路星辰回頭一看,臉頓時沉了下去,佈告上麵的容竟然是長老院決定將他路家從飛鷹堡除名的資訊,路家產業全部被飛鷹堡接手。

想都不用想,這絕對是高家在背後使壞,目的就是想讓他路家再無翻的可能!

高校龍嘿嘿笑道:“路星辰,你沒想到你會有今天的景吧,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和一條狗有什麼區別?我記得你路家輝煌時,你曾一度瞧不起我,說我就是飛鷹堡的蛀蟲,早晚會被長老院除名,可現在呢?我依然是飛鷹堡的公子,而當初被人譽為神的你卻了一個賤民!這還真是天大的諷刺啊!”

他拍著路星辰的肩膀,一副為人著想的樣子,笑瞇瞇道:“不過你也不用擔心,雖然你沒有了飛鷹堡的份,也沒有任何生存技能,但至你還有手有腳啊,雖然下不了苦力,但要飯還是可以的,你說是不是?”

高校龍一手,頓時有下人樂嗬嗬的從附近的乞丐奪過破碗,而後被他塞給了路星辰,“星辰,不要氣餒,做乞丐其實也是蠻有前途的,我看好你喲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咯咯咯……

路星辰的上下牙在打架。

奇恥大辱啊!

他堂堂一代修行大能,竟然被人當乞丐一樣辱,這讓他的牙齒都差點咬碎,心中的怒火幾乎都要沖出了天際!

“高校龍,你知道‘死’字是怎麼寫的嗎?”

他眼中的冷意幾乎都凝了實質,看著高校龍的眼神就如在看一個死人。

“就你?”

高校龍聞言一愣,隨之哈哈大笑,好似聽到了什麼笑話,眼神中滿是不屑,本就不相信路星辰敢這麼做。畢竟路星辰如果真對他出手了,這就相當於行刺,到時候,他路家上下,所有人都活不了,但凡是個明白人絕不會乾這種傻事!

然而,他本就不知道,眼前的路星辰已經不是原來的路星辰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…大話誰都會說,就怕你個廢不敢!別說我沒給你機會,我現在就在你眼前,來啊,來殺我啊,你到是我下試試啊!哈哈哈……就你個廢還想復仇,復你媽個……”

高校龍拍著路星辰的臉,囂張大,看著路星辰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隻隨手都能碾死的螻蟻。

然而,不等他把話說完,路星辰就了,出食指猛然點向高校龍的心口,剎那間,就見他整條胳膊上的都在按照一種莫名的規律抖,一氣力被集中在食指上,就在點在高校龍的心口上時,所有氣力驟然發!

高校龍臉瞬變,就好像是被一頭龐然大撞到了上,麵瞬間變的蒼白無比,整個人猛的朝後飛了出去。

噗!

一口鮮噴出,重重摔在了地上,直接暈死過去!

四周的眾人一下子都愣住了,他們都沒想到路星辰竟然真的敢手!

“他傻了嗎?”

“太沖了!他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!高校龍可是高家的公子啊!”

“完了,路星辰完了,得罪了高家,他這回徹底活不了……”

四周的眾人看向路星辰的眼神,極為復雜,有憐惜,有無語,但更多的就好像是在看一個死人。

“爺!”

高校龍的幾個下人臉當時就變了,連忙沖上前。

其中一個仆人試探了一下高校龍的鼻息,卻發現高校龍氣若遊,頓時滿臉慘然:“不好!爺傷勢很重!趕抬回飛鷹堡!”

幾個下人一聽,幾乎嚇的要死,連忙將高校龍抬起,急匆匆朝飛鷹堡跑去。

還有一個練過功夫的下人,怒火直接沖紅了臉,當即朝路星辰的肩膀抓來:“敢傷我家爺,路星辰,你死到臨頭了!”

神武帝尊打死了。至於原因,說出來很好笑,也很可悲,不過是因為高家主高晨風在旁路過時,他沒有及時問好。“欺人太甚!”盡管如今的路星辰已不是原來的路星辰,但仍覺很惱火。高校龍沒注意到路星辰的神變化,仰著頭,對眾人傲聲說道:“我飛鷹堡門規森嚴,即使城主想進我飛鷹堡都需要先遞上拜訪的帖子,又豈能容外人隨意踏?”“外人”兩個字,他幾乎是咬著牙出來的,看了一眼地上虛弱至極的路星辰,他的臉上閃過爽快的神,而後蹲下來,笑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